金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重生之领主传奇 百九十九章 雷迪的请求

2019/10/19 来源:金昌信息港

导读

重生之领主传奇 百九十九章 雷迪的请求百九十九章雷迪的请求“对了,雷迪,别光在旁边笑。施华德以后在修炼上还要靠你督促,这可

重生之领主传奇 百九十九章 雷迪的请求

百九十九章雷迪的请求

“对了,雷迪,别光在旁边笑。施华德以后在修炼上还要靠你督促,这可是你身为大师兄的职责。恩,我想起来了,几个月前你晋升为白银阶,我收你为家族骑士的时候还没给你礼物。说说看,你想要什么样的礼物?”洛里斯特笑着问道。

说实话洛里斯特对自己收的这两个弟子是非常的满意,雷迪沉默寡言,忠厚勤谨,天生巨力,身体条件极为出众,悟性也高,用两个字形容就是内慧,追随洛里斯特四年多时间,从青铜二星晋升为白银阶,可以说是一年一个台阶,进境极快,当年懵懂的少年现在已经成为英姿勃发的白银骑士了。

雷迪做出了一个让洛里斯特吃惊的动作,他来到洛里斯特的书桌前,突然跪下:“老师,我想学你说的那个内力……”

洛里斯特狂晕,好吧,他把自己前世家传的金水决说成是这个世界早已失传的东方武僧的修炼方式是为了忽悠西莉薇亚公主和她的大剑师教母仙蒂,那两个女的有没有被忽悠还不清楚,这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雷迪很明显已经被忽悠进去了。

“咳,咳,咳……”洛里斯特差点被茶水给呛死,好不容易才平息了咳嗽,站了起来:“雷迪,你可要想明白了,以你的资质和我给你的高阶斗气秘籍,按部就班的修炼下去,一个黄金骑士是跑不了的,等你到了黄金阶颠峰的时候,说不定你就能悟出个名堂,晋升为大剑师。

不是我不教你,而是这种内力的修炼方式和斗气并不是一样的,你差不多要重新去学习一种完全陌生的知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掌握下来,我不敢打包票。当初我是迫于无奈,你现在比我幸运多了,不需要象我那样去冒险。而且你应该听我和西莉薇亚公主说起过,我现在对接下去的修炼也是毫无头绪,一筹莫展……

你确定要学内力吗?我学习的时候还是黑铁,实在是没办法。学习了内力就再也无法让斗气晋阶。你已经是白银了,再去学这个内力我也不知道会起什么变化,这事关乎你的前途,我不建议你学这个内力。”

“老师,我想学……”雷迪抬起了头,眼神坚定。

雷迪有很多优点,但这个倔强的脾气还是没变。

洛里斯特沉默了片刻,挥了挥手,对施华德和雷迪说:“你们下去吧,让我好好想想。雷迪,给你三天时间,仔细考虑一下。三天后给我答案。”

“好的,老师。”雷迪和施华德两人退了下去。

洛里斯特用手指敲打着桌面,他清楚雷迪的性子,这小子认定了一件事就不会回头。四年多的朝夕相处,已经让雷迪成了他信任的人。别的不说,以这小子的资质和性子,如果是在前世,就算他的爷爷看见也会起爱才之心,毫不犹豫的把他收录门下。洛里斯特犹豫的不是教不教的问题,而是考虑教了雷迪能不能学会,以至影响到他前途的后果。

这毕竟是两个文明体系不同的知识,不同的修炼方式。金水决是前世的,非家族血脉不得传承。虽然洛里斯特并没什么门户之见,但在这个陌生的异世界,这是他安生立命的倚仗,总得留一手为好。

如果雷迪一定要学的话,洛里斯特准备教他丹海引气术,这也是一种内功心法。和金水决相比,丹海引气术就显得中正平和多了,这是前世的祖先将一种道家养生决进行改良后得到的内功心法,共分五层,先易后难。前两层很简单,导气入体,培养气感,调理身体,养生效果。后三层是一层比一层困难,能练成的俱是一时翘楚。

洛里斯特前世曾经听爷爷说过,清朝末年祖先曾经收一名流浪儿为徒,其苦练三十年练到第五层已能和民国有名的大宗师抗衡,在当时的武林名气很大。后外敌入侵其走上保家卫国的战场,战功赫赫。结果一次大战中在战场上突然失踪,从此再也没有一丝音讯。

或许将丹海引气术教给雷迪是个不错的主意,一来可以在这个斗气的世界留下前世那个古老文明的足迹,也让诺顿家族在修炼上自成一派,就算将来自己决定将金水决教给自己的子孙也不会显得很特别。而且丹海引气术本来就是前世的祖先用来教收入门下的外姓弟子,对传承不象金水决那么苛刻,有非血脉子孙不得修炼的禁忌。

二来洛里斯特也很好奇,他想看看雷迪修炼了丹海引气术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自己也可借此了解下内力和斗气融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这刻,洛里斯特笑得很邪恶,可怜的雷迪还不知道,他要是坚持学内力的话就会成为洛里斯特的实验小白鼠。

拿定了主意洛里斯特不再迟疑,拿出笔纸来开始写写画画起来。

三天后,雷迪站在了洛里斯特的面前。

“拿定主意了?不后悔?”洛里斯特问。

雷迪没说话,点了点头。

洛里斯特拉开抽屉,取出一张绘着人体图案的兽皮纸,递给雷迪:“给你三个月时间,牢牢记住这张图上所有的一切。”

雷迪接过图看了下,很奇怪的问:“老师,这人体上标的穴道是什么意思?还有这经脉是什么?”

“穴道,你可以把他想象成斗气在血液循环中的节点,只是它和血脉既有联系又没什么关联。经脉你在人体中不象血管那样可以看见,但你可以想象成一个虚象的血液循环,只是它里面流的不是血液,而是内力。你现在就是要牢记这张图上所有的穴道部位,再想象经脉在人体中的位置。”

洛里斯特叹了口气:“雷迪,这是和你熟悉的斗气完全不同的一种修炼方式,你必须推翻原有的观念,先把这张人体图上所有的一切都牢记在心里,我再指导你怎么进行引气和导引内力。这是一次冒险,我不知道你修炼能不能成功,前途未卜,你真的确定要学内力的修炼吗?

雷迪坚定的点点头:“老师,我想学。如果继续修炼斗气,我会象你所说的那样慢慢的晋升为黄金骑士,将来也许会成为大剑师,但那时太久了,说不定我都四五十岁了。而向你学习内力,那我就可能和你一样,在三十以前就能击败大剑师。”

洛里斯特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自己当初告诉西莉薇亚公主,十八岁那年因困于无法晋升白银阶才选择去修炼东方武僧的秘传。现在自己二十八岁,不过只修炼了内力十年却打败了大剑师仙蒂,难怪这小子就上了心。

雷迪今天二十岁,刚刚晋升为白银阶,如果继续修炼斗气,十年时间他应该能成为黄金骑士,但不会晋升为大剑师。但学习内力的话,十年时间或许真的能让他成为另一个洛里斯特,杀黄金骑士如宰鸡,独立对抗大剑师。以他那好胜不服输的性子,自然会坚持要学习内力了。

洛里斯特大笑起来,站起来走到雷迪的身边,揉了揉他的头发:“努力吧,只要你记住这张人体图上的一切,就可以开始迈出步了。这段时间我会随时关注你的进展,别让我这个老师失望。”

……

施华德敲了两下门,听到了洛里斯特的声音:“进来。”

推开门,施华德恭谨的禀报:“大人,希德大师和法林大师都来了,他们还带来了好几套盔甲。”

洛里斯特站了起来:“走,我们去看看。”

来到二层的会客室时,希德大师正指挥着几个仆佣在摆放七套盔甲。

洛里斯特早在离开吉尔杜斯克城护送西莉薇亚公主回去的时候就给希德大师写了封信,信上告诉希德大师肯麦斯家族,沙欣家族和菲利姆家族要求为他们的家族各自设计制式装备的事,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只是没想到,一个月还没到,希德大师就这么快设计出了七套制式盔甲,还拿出了成品。

看见洛里斯特带着施华德到来,希德大师忙迎了上来:“大人,遵照你的吩咐,我已经设计并完成了这七套精铁制式盔甲,三套传统型的,四套整体式的……”

“防御力怎么样?”洛里斯特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防御力太差的话可推销不出去。

“大人,你放心,虽然只有我们家族制式钢甲百分之五十的防御力,可和白狮精甲相比还是差不多的。我们做过试验,用家族的战车钢弩对这些盔甲进行射击,两百六十米的直射距离才能穿透,比白狮精甲的的二百七十米还近了十米。我怀疑是我们家族的玄铁矿质量太好的缘故。”说起这些铁甲希德大师的话就滔滔不绝,脸色十分得意。

“成本多少?”洛里斯特问。

希德大师看了看四周,悄悄的竖起两个手指,轻声的说:“大人,二十金福德以下……“

洛里斯特非常满意,也悄悄的说:“到时翻四倍,明白了吗?”

希德大师笑了起来:“大人,我正想和你说,昔年克里森帝国制造一件白狮精甲的成本可是一百五十前帝国金币啊。那时候帝国强势,和金福德的兑换可不是现在的三比一,算起来值一百零八枚金福德,你信上说尽量控制成本,准备一套制式盔甲四五十枚金福德就卖,我觉得这样太吃亏了,起码得翻个两三倍才行。”

洛里斯特笑了起来:“行,希德大师,你好好休息两天,等那三大家族的人来了你就介绍下这几套盔甲,卖到八十以上,一套制式盔甲我返给你们制甲部门十枚金福德,由你负责分发奖励那些辛苦工作的工匠。”

希德大师抖着他的山羊胡子高兴的说:“放心,大人,到时看我的。”

所以当肯麦斯伯爵,沙欣男爵和菲利姆男爵联袂驾到的时候,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毛不拔的希德大师而不是和洛里斯特讨价还价时都傻了眼。

洛里斯特摊手说:“没办法,虽然我是领主,可我也不能违背希德大师的意愿,他可是我们家族的一位制甲大师,地位尊崇。我也只能顺从他的安排,否则他要是离开家族,那我就哭都哭不出来了。”

肯麦斯伯爵等三人一齐点头,制甲大师啊,那个家族不是捧着惯着,这可是家族武力强大与否的保障。洛里斯特的无奈大家可以理解,先听听希德大师的介绍吧。

希德大师自然是口若悬河,把这七套盔甲夸上了天。为了让三位尊贵的领主大人有个直观的比较,还特意让人搬来了三套白狮精甲,好进行各方面性能的对比。

肯麦斯伯爵看中的是一套表面涂成亮银色的盔甲,这套盔甲有三个特点,一,表面涂银防锈,银光闪闪极其耀眼。二,整套盔甲防护严密,差不多是板甲和环甲的结合体,看上去特别厚实。在七套制式盔甲中,希德大师夸口说这套盔甲防御性能,起码超过白狮精甲百分之十,这点对肯麦斯伯爵来说有吸引力。三,价格是昂贵的,一百金福德一套概不还价。

不过肯麦斯伯爵有个问题,为什么这套盔甲涂的银色这么明亮,而诺顿家族的制式盔甲却是银灰色?

希德大师故意用不屑的眼神鄙视了下洛里斯特,对肯麦斯伯爵说:“那个领主太小气了,在银子里加了一半的铅……”

肯麦斯伯爵哈哈大笑:“行

,这盔甲我要了,先来两万套,看情况说不定我还可以再要一万套。”

肯麦斯伯爵开了头,沙欣男爵和菲利姆男爵也不落后,亨内德要了一套标价八十金福德的制式精铁盔甲,一万套。菲利姆男爵则选择了一套标价八十五金福德的适合骑兵装备的制式盔甲,也是一万套。出乎洛里斯特的意外,三人都对价格没什么争议,极其痛快的下了定单。

洛里斯特很奇怪:“你们三个怎么这么痛快,挖到金矿啦?”

肯麦斯伯爵哈哈大笑:“你不知道,洛克,前段时间我们和马德拉斯大公联系上了,我们把原先从你那买的铁甲转手卖给他了,好的一套八十,差的四五十金福德,现在我们只是嫌铁甲不够。马德拉斯大公这次想组建两个正规军团,他少需要十万套铁甲,所以一进一出,我们买你家族的制式盔甲真正花的也不过二三十万金福德而已。”

洛里斯特伸出大拇指:“你们牛,既然这样我这还有个生意你们做不做,我们家族以前换装换下来的铁甲还有几万套,你们帮我把这些铁甲卖给马德拉斯大公,我给你们百分之十的利润,再请你们把我们家族所有的利润都购买成粮食运回来,我再给你们百分之十的利润,一进一出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这生意干不干?”

肯麦斯伯爵一拍掌:“这样的生意傻子才不做。不过为什么你们家族不自己过去和马德拉斯公国做生意?”

洛里斯特苦笑着指指亨内德:“他知道,当年我们诺顿家族打败卢金斯公爵的车队武装就是从马德拉斯公国下游的渡口过江到达北地,让马德拉斯公国吃了点亏,所以他们才封锁了下游渡口禁止过江。如果是我们家族去做生意的吧,我怀疑他们会出动军团对付我们家族的商队……”

亨内德笑着点点头。

“行,那这生意我接了,也归属于雪盐商会。不过洛克,你太不厚道了,你已经把雪盐以一百万斤一万金福德的价格卖给我们了,我们缴了钱拿了货应该说是跟你们家族没什么关系了,为什么你还要插足到雪盐商会中来,把我们的利润又分去了百分之十?”肯麦斯伯爵想起上次签定协议时的疏漏来。

洛里斯特耸耸肩:“退出雪盐商会也可以啊,以后我把雪盐的价格提升一倍……”

“那还是算了,你还是留在商会里吧……”肯麦斯伯爵很无奈的说。

……(未完待续。)

白城治疗睾丸炎方法
吉林男科
三亚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白城治疗睾丸炎费用
吉林男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