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古籍数字化的核心是文化内涵

2019/08/20 来源:金昌信息港

导读

古籍数字化的核心是文化内涵近日,《光明》先后发表了程毅中先生《古籍数字化须以古籍整理为基础》和尹小林先生撰写的《古籍数字化应以技术为突破

古籍数字化的核心是文化内涵

近日,《光明》先后发表了程毅中先生《古籍数字化须以古籍整理为基础》和尹小林先生撰写的《古籍数字化应以技术为突破口——兼与程毅中先生商榷》的两篇文章,双方围绕着电子版《中国历代笔记》出现的一些问题进行商榷,并就古籍数字化问题分别阐述了不同的看法。其中,尹小林先生在其商榷文章中提出了“古籍数字化的核心是信息技术”的观点。笔者作为一个从事古籍整理出版工作者,对此实在不敢苟同。我国古籍文献载体表现形式,从甲骨、青铜器、简帛到纸,从写刻、手抄到雕版印刷,科技的进步带动着典籍载体形式和复制手段的更新。进入纸本时代后,人们把原来写在简帛或其他载体上的文献誊写到纸上,在抄写过程中,笔、墨、纸的质量如何固然重要,但保证典籍内容的完整、准确才是核心的要素;进入雕版印刷时代后,人们把原本抄写在纸上的文献刻写成版,印行传世,版、墨、纸的质量固然重要,但其核心的要素依然是典籍内容的完整、准确。今天,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古籍数字化成为可能。应该看到,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对古籍文献进行电子数据化加工处理,古籍的内容并没有发生本质的改变,古籍数字化所面对的仍然是具体文献内容,古籍数字化工作仍属于古籍整理和古籍出版范畴。无论古籍数据库建设在技术上如何先进复杂,都不能以牺牲典籍文献的完整性、准确性为代价,更不能损害古籍的文化内涵。与纸质书籍相比,古籍数据库更易于检索文献和更正错误,这是数字化技术给我们带来的便利。但绝不能因其便利,就漠视古籍整理工作及其基本原则,甚至匆忙推出错误百出的古籍数据库。须知,古籍数据库的使用者,并非都是像程毅中先生这样的专家。对于更多的读者来说,他们既无可能、也无必要对古籍数据库的文本内容是否正确进行判断甄别,也做不到随时关注数据库的更新情况,更不应该让他们为所用的古籍是否完整准确操心担心。如果古籍数字化不将古籍整理及其基本整理原则作为前提与基础,保证古籍数字化的质量,势必造成程文所说的“谬种流传,劣本取代善本”的不堪状况。

如何开通微信小程序
微信的小程序怎么做
微信小程序注册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