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地球一个修仙者 第七一五章 不要脸了

2020/02/15 来源:金昌信息港

导读

地球一个修仙者 第七一五章 不要脸了一晃又是两个多月,永和堂开业有四个月了。不过,近这两个多月,永和堂内外并不平静,波澜不静

地球一个修仙者 第七一五章 不要脸了

一晃又是两个多月,永和堂开业有四个月了。

不过,近这两个多月,永和堂内外并不平静,波澜不静,摩擦频频。、重江鹤、林庆云三人过着激荡的生活,殚精竭虑,斗志斗勇,与整个青洲城内的丹店药铺、丹师工会较力,想尽各种办法来获得药材。

他们前后采用的办法不下十几种,药材累计采购到了近一千五万晶币的,其中包括了牧野童送来的五百万晶币的药材。

也就是説,这两个多月里,永和堂硬是和敌人手中抢到了千万晶币的药材。这个成绩很是了不起。

而三人,也让对方大怒,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是,在众目睽睽下,没人敢挑衅城主府的规则。不过这样一来,跟在重江鹤、林庆云身后的盯梢者,已经增加到了几十人,以他们为中心,遍布方圆数十里。

两人走到哪,都有盯梢着跟着。这些盯梢者,不再只是练气四五层的xiǎo修士,甚至出现了数名筑基七层的修士。

就在前一天,两人未出永和堂,却传音托人采购药材送到了永和堂,这居然成功了,很是戏耍了他们一把。

不过,虽然虎口拔牙,但药材也只是二三十万晶币的量,如今要购买大批的药材,真是不容易了。

又是一天的早晨,永和堂的门一开,重江鹤、林庆云的身影便出现了。

然而,让人无奈的是,他们一出现。就见永和堂外蹲守着两名筑基七层的修士,余立、钟虎。两人两骑如两尊门神,冷冷的盯着他们。

“重江鹤。昨天让你们投机取巧了,不过,区区二三十万晶币的药材,却劳动了十几人,你想知道这十几人的下场吗?”余立説道,声音中充满的快意。

“庆云,看来今天咱们是出不去了。”重江鹤看了二人一眼,心中无奈,便转身回去。看来今天是无法如愿了。

“重前辈,难道就这么算了?”林庆云看看那二人,脸色有愤怒,更有忧虑。

这些人越来越肆无忌惮了,直接到门口冠冕堂皇的来盯梢。

“被几条狗跟着,太碍眼。好了,回去。”重江鹤淡淡説道。

这一骂,却让余立、钟虎二人大怒。

“重江鹤,你不过是个冲击金丹失败的废物。一辈子与金丹无缘了,还敢如此嚣张。这里若不是城内,你死定了。”钟虎脸色铁青的道。

重江鹤脚步一停,脸色阴冷。转身嘲讽道:“説我是废物?你敢不敢动手?不敢?那就闭上你的嘴巴。”

“你!”钟虎恼羞成怒,一双眼睛快瞪出来了。

不过,他还真不敢在城内动手。

“钟兄何必与一个废物计较。免得上了他的当。重江鹤,昨天你委托的那十几人。如今成了丧家犬,人人喊打。诸事不顺,只等妖兽一退,他们就可能死在沙漠里。这些都是你们造成!我要恭喜一声,永和堂因此又多了上百名敌人,以后看谁还敢替你们办事。”余立狞笑着説道。

“卑鄙!”林庆云骂道。

“卑鄙?哈哈,过奖了!我就要让你们和永和堂成为众矢之的,买不到一株药材,尽受青洲城内每一个修士的排挤。”余立快意的大笑着。

昨天办砸了事,余立、钟虎二人被人狠训斥了一顿,今天他们是憋着怒气来的。

重江鹤的神色渐渐缓了下来,再次一脸的淡然,对林庆云説道:“庆云,我们回去。”

这次重江鹤再未停下,直接回了永和堂。林庆云见状,哼了一声,也跟了进去,大门合上。

“一个山海城的废物而已,还以为自己是半步金丹,敢在青洲撒野,我呸!”余立冷哼一声,骂了一句。

“余兄,这听説这重江鹤背后有金丹真人”

“有又怎么样?那只是以前。以前他还是半步金丹,金丹真人自然会给他一分面子,现在只是一个废物,和金丹无缘,谁会替他出头?哼!何况,永和堂和丹师工会、整个青洲的丹药店为敌,区区一名金丹真人又算得了什么。”

“他真的与金丹无缘了?我可听説永和堂的那名炼丹大师实力很强。”

“钟兄,你多虑了,神魂的损伤哪是那么好修复的。我听説,连丹师工会都束手无策,只因缺少一味主药材。而这药材就算在金爪神鹰堡都没有。十几年前,公孙家的长孙,公孙无双,那可是青洲百年难得一出的中等仙根啊,悟性也是何等的逆天,从练气期到筑基大圆满,只用了二十年时间,但因一次独闯一头准妖王‘寒龙’的巢穴,大战之下,逃得一命,却伤了神魂,三年内,修为更是大跌至筑基一层,公孙家跑遍了整个金爪神鹰堡,甚至求到了林家,愿意以整个公孙家的家财换取一线希望,连堡主大人都出面接见了,却爱莫能助。xiǎoxiǎo的永和堂怎么可能有办法?”

“那就好。重江鹤的天赋悟性不差,惹上这么一个敌人,对你我不是好事。”

“安心吧,他能保住筑基七层初期的修为,已经烧了高香了。”

“”

门外有两名筑基七层的修士蹲守,似乎打算死耗到底,门内,听了林庆云忿忿不平的诉苦,顿时炸毛了。

“岂有此理!这样下去,这生意还怎么做,这些人太过分了,必须给他们diǎn颜色看看!”怒道。

“掌柜的,要不,找牧野大人求援?”林庆云建议道。“东家和牧野大人交好,这次又送来了五百万晶币的药材,永和堂一求援,或许他会出面也説不定。”

“不妥。找牧野童也没用的。他们不会给牧野童的面子。甚至,就算慕容城主居中説和。那和解的希望也不大。这是利益之争,永和堂割了他们大块的肥肉。除非我们吐出来,或者作出大的让步。”重江鹤摇头説道。

“他们连慕容城主的面子也不给?那可是一城之主,金丹真人啊!”林庆云惊讶道。

“丹师工会背后是丹神塔,那可是连林家都礼让七分的巨头,怎么可能没金丹真人。据説,丹神塔的这一代丹主,也是一位dǐng尖的炼丹大师,两百多年前,他的修为已达到了金丹中期。”重江鹤説道。“再説。一些的丹店,背后谁敢説没金丹真人支持?”

“况且,现在永和堂和他们的争斗,还仅限于一定范围,若把金丹真人牵扯进来,这事就不好收场了。”

三人正説着,一纸传音飞了进来。

重江鹤一把接住,这是给他的。

一阅完传音符的内容,重江鹤眉头皱了下。冲二人道:“是祁连真人的传音,要我询问张兄,是否需要帮助,他可以解决永和堂药材短缺的问题。不过”

“啊,祁连真人愿意帮助?那太好了。”林庆云惊喜道。

“不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却一口拒绝了。“重师兄,祁连真人有什么条件?”

“要张兄一个将来的承诺!”

“哦?什么承诺?”

“没説。”

“嘿。我就説天下没白吃的午餐,不用考虑了

,又看看重江鹤,觉得这机会失去了可惜。不过,张卫东不在,众人也不好替他答应什么条件。

倒是重江鹤看了一眼,略diǎn了下头,就道:“张兄未出关,我们无法替他做主。”

“就这样説!”説道。“既然对方死耗上了,那么药材采购暂时停止吧,这段时间大家也忙坏了,好好歇一歇。”

“也好。”重江鹤、林庆云二人diǎndiǎn头。

永和堂照常开门营业。

这一天的订单不多,干脆挂出了通知,以后只开上半天,下半天直接关门了事。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批订单剩下半个月就得交货了。

当天下午,到了张卫东的房门外,迟疑了下,不知道该不该敲门。这房间里布置着阵法,可不容易喊醒张卫东。

“又是两个多月了,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师弟炼丹”

“是师姐吗,请进。”这时,张卫东的声音传了出来,让愣了下,心説,这阵法果然神奇,估计师弟对阵法外的一切了若指掌?

一推门,果然推开了。

张卫东一脸微笑的坐在里面。

“师弟,你没忙?”进去,合上门后,诧异的问道。

“炼丹也得劳逸结合,今天正好休息下。”张卫东説道。“师姐请坐,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正好刚泡上一壶茶,很快就能喝了。”

眼睛一亮,道:“好久没喝了,今天一定要喝个够!”

“哈哈,管够!”

“那就好。对了,师弟,这两个多月收获如何?”

一説收获,张卫东摇头不已,道:“炼丹不易啊!”

“失败了?师弟别泄气,炼丹大师也经常失败的。”安慰道。

“师姐不用安慰我,我知道的。这两个多月虽然接连失败,没一次成功,但收获却不xiǎo。“张卫东洒脱的笑道。

当然,他説的失败,指得是妖丹融合丹药的失败。估计也想不到张卫东会融合妖丹来炼丹。

“那就好。不过,师弟,还有半个月就得交割批近百颗丹药了,我得催催你才行。”説着,递过去一张单子。

张卫东接过一看,沉吟了下就道:“没事,批不到一百颗丹药,一天时间就够了。这样吧,干脆我再辛苦半个月,将排到三年内的订单完成,什么时候交割,你看着办好了。”

“师弟,你没休息好?”看着他的目光怪怪的。

“还好。”

“那你怎么尽説胡话呢?”

“胡话?师姐的意思是?”张卫东疑惑道。

“半个月炼制三内年的订单?不是説胡话是什么?”翻白眼的説道。“两个多月炼制一百颗筑基级丹药我都担心时间大大的不够呢!不对,难道你还没开始炼制?那你这两个多月干什么去了?”

张卫东顿时尴尬,桌上多了两个黑色xiǎo茶盅,捏起一个,转移话题的説道:“咳,师姐别急,半个月时间一到你就知道了。咱先喝茶,凉了就没用了。”

“这可是你説的,要是半个月后交割不了,我可不管了。”一闻到久违的茶香,也不管其它了,赶紧捏起xiǎo茶盅,美滋滋的品了起来。“啊,好茶,老是喝不够!”

“呵呵,当然,师姐这掌柜的当的很好,我很放心,你通知下去,半个月后,批丹药一定会到,你尽管让他们来领。”张卫东笑道。

“那我就放心了。”

在张卫东这里磨了一个多时辰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当然了,她依依不舍的中等元茶,怎么喝都喝不够。

同时,两人也谈了一些关于永和堂的近况,想了一些对策。

张卫东收起药材,也收起了茶盅。

“雕虫xiǎo技尔。在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纸老虎。就算永和堂不求于人,一切阴谋都会不攻自破。”张卫东冷笑了一声。“不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説不准一些人会挺而走险。説不得,得提前恢复重江鹤的修为了。”

“好吧,这两个多月一直尝试融合妖丹,实在枯燥乏味,今天便换换口味,先把订单完成,恩,再炼制一炉金丹高级的‘天水养神丹’。”

“丹师工会对修复神魂损伤束手无策,只因他们缺少无比稀有的‘草’,不过,我却恰恰有这一株药材,对恢复神魂损伤,易如反掌。”

这里,张卫东有diǎn感激红鸾天宫的人了。这株珍贵无比的‘草’就是在红鸾天宫那里夺来的。未完待续……

ps:每天两更保底,晚上应该还有一更。

今天的更本来该早更的,但码字不顺,所以下午才开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