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招

2019/09/14 来源:金昌信息港

导读

秀才不出门,遍知天下闻。我虽足不出户,也不是啥秀才,可这小城中发生的大事小情都逃不出我狗一样灵的小耳朵。诸君休得误会,以为我是娱记或暗探,不


秀才不出门,遍知天下闻。我虽足不出户,也不是啥秀才,可这小城中发生的大事小情都逃不出我狗一样灵的小耳朵。诸君休得误会,以为我是娱记或暗探,不然就是我老夫有窥癖专爱剌探人家隐私。非也,那些消息本身都长着翅膀,扑啦啦飞的到处都是,硬往你耳朵里钻,想不听都不行。
这不,又有乐子了,我高中的同学,那个什么局的局长,家里打成一锅粥了。人家是政府要员,家中打架当然不比我们小民,放屁声大点都是本市里巷要闻,大人物自然该有大响动啊。看他以前在同学们面前装猫变狗的熊样,好像他是喝风道沫,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般人物,哈哈,不终也难逃世俗这套,闹的风雨满城了不是?
这家伙当初在学校就是学生干部,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骄傲的不可一世。大家背地里都对其咬牙切齿,表面上却恭顺的像只小羊。毕业后,大家一起下乡插队接受再教育。本以及为这下大家平起平坐了吧,可人家不知咋的就又成了立志一辈子扎根农村的知识青年的先进典型,根本用不着在广阔天地里战天斗地,一年倒有多半年是在市里省里做先进事迹报告,吃香喝辣,养得雪白大胖,和我们往处一站,就是鹤立鸡群,样子很有前途,非吾辈凡品可比。偶尔回来,不是组织大家开会就是接受记者采访,冷不丁去田间一趟,还像啥大人物似的有记者跟着拍照。眼馋的我们这帮被烈日晒的像非洲土著,瘦的像灾荒年乞丐的知青眼睛发绿。可是当我们这班不积极的分子还没从广阔天地逃出,人家就早早拔根而起,做为新鲜血液输进公社领导班子,当了吃国粮拿工资的脱产干部,嫉妒的我直想跳河,关起门暗暗把他祖宗八代骂了一轮。
这下好了,这个一帆风顺的小子终于要触礁沉船遭报应了!咱老百姓呀今呀今呀真高兴!你不是甩了青梅竹马的同学娶了当年县委书记的公主吗?看这小蛮妇如何收拾你丫的吧!哈哈!
事情的好像是这样的:陈局长,也就是我这老同学,是今年换届选举的市长候选人,马上就当全市百姓的衣食父母了。看不惯归看不惯,实话实说,这小子有水平,能不看稿子滔滔不绝地白话一天,而且是满嘴喷玉吐翠妙语连珠。人也颇正气,不受贿,不吃请,不泡妞,貌似十分正直,简直让他的对手无缝下蛆。据说上级已经考察内定下届市长由他担当,不过既然我们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总得让全市人民的代表举举手行使一下神圣的权力,然后吃喝玩乐庆贺几天吧。
这是年初的事儿,都说锣鼓长了没好戏,那得说是对谁而言,这不,接下来好戏就上场了。年前局里调进一位女大学生,一来就当了陈局长的秘书。据说那丫头参加过大学生选美,一米七多的个头如玉树临风,长的像那名模出身的影星瞿颖,不笑不说话,举止言谈风骚又不失文雅。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当主持人都绰绰有余。市长见后几次想调她到自己办公室工作,不知怎么搞的,硬是没能调动。有人说是陈局长护的紧,也有的说是人家知道市长是个贪腥的猫,不敢前往,还有的说是组织部卡住了,理由是市长办公室美女已经超编。
办公室有此靓妹人人都觉得养眼,有事没事都想挤到局长办公室看看,探头探脑的巴嗒几下嘴,咽口唾沫,心里痒痒的,回头就发半天感慨。但局里那几个老色鬼不敢妄打莹莹的主意,谁敢从老虎嘴边抢肉啊?
陈局对这位新来的小秘书爱护有加,待之如女儿,一再告诫她目前社会很复杂,女孩子一定要洁身自好,保护好自己。莹莹对陈局很是感激,工作更加勤奋努力。老陈不久就感觉出有个小女秘书的好,女孩儿的那份温柔细腻,让一直处于老妻水深火热之中的陈局如沐春风。特别是一同坐在小车的后坐上,女孩儿特有的体香让老陈心旌摇荡,像腾云驾雾。尤其是莹莹那柔顺的长发不经意间扫到老陈的脸颊,那富有弹性的 貌似无意地触碰到老陈的身子,他都会有一种触电一样的感觉,麻苏苏舒坦的欲死欲仙。这是干板硬正的他此生所从未有过的体验。他一向如样板戏中英雄人物一般的炯炯目光开始时不时悄悄对莹莹瞟一野眼。吩咐莹莹的声音就多了一份连自己都奇怪的温柔。
唉,人心都是肉长的呀,谁又是圣人哩。梦里陈局难免和莹莹那个了几次,他在暗骂自己无耻的同时,心里也奇痒难忍,开始注意莹莹那细软的腰,丰满的乳,圆圆的臀。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摸上一把,可他不敢。坐在车中,他会有意和她靠靠紧,用心去体会她那让人想入非非的温软和体香,想像一下与之赤身裸体相拥相抱的快感。他常常拿她和自己的老婆比:一个似出水芙蓉,一个是路边蹲草;一个妖美如猎豹,一个腰粗赛水牛;一个风情万种怡态万方,一个粗俗难耐惨不忍睹。每每想到此,他就会长长叹上口气。
二十几岁上他和现在的夫人结了婚,夜夜像搂着一只老母猪,难有半点 ,过胜的精力无处发泄,就一心扑在工作上,倒是把革命工作干的有声有色。现在,他有生次感到自己的婚姻是失败的,人生也是失败的。当初自己怎么能为攀龙附凤而和现在的老婆结婚呢?以自己的才干和相貌,离开老岳丈的羽翼或许能混的更好。如今,那位曾经跺下脚全市发颤的老岳父早退休在家,像只去了势的种羊蔫头搭脑没了往日的威风。而今上上下下好多事人家给老头子以关照倒是看了他的面子,想想真得很亏。再瞟眼眼前的这位如花似玉,心里懊丧的像吃了只苍蝇。
尽管他城府颇深,可心里惦着莹莹,在家里床上小弟弟就不听使唤,他只好尴尬地笑笑,抱怨说近来工作太忙,太累。
莹莹对他越来越体贴,有时上下楼梯都关怀地主动上前搀扶他一下。而且走在路上肩肩相傍,焉然一对情人,让老陈感到很受用。外出开会莹莹也会陪同,两人远在天边会有何风流举动人们不得而知。不过自有人能掐会算,讲出一连串合情合理的推测。但传开那就是铁定事实,有鼻子有眼儿,真切的像你亲眼所见,不由你不信。
陈大嫂耳朵长,且听风是雨。这个颐指气使惯了的公主焉能戴这绿帽,一跳三尺打上山门,在局里把莹莹千娼妇万婊子骂了个狗血淋头。临了不解气,像只皮球一蹦而起,一个饿虎扑食去抓莹莹的脸,无奈高低相差悬殊,没能抓到,倒撕下了莹莹的上衣。莹莹那对白馒头似的 也就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饱了好多男人的眼福。
此事不亚于在小城放颗原子弹,大家添油加醋奔走相告,人人都因此而喜气洋洋,两眼放光。传到我这,说是那个泼妇把莹莹扒了个一丝不挂,当场检查她是否处女,并凭经验当场断定她非但不是处女,而且是被人搞过很多次,好像还堕过胎。
我们党历来对干部脐下三寸管的甚紧,市领导当时就派纪检委立案调查。
那时节也正是市政府换届选举的当口,老陈自然从候选人中被一笔抹掉,连局长一职也停了。纪委的同志们拿着党给的经费南下北上,很辛苦地到全国名山大川取证调查,高高兴兴又轰轰烈烈地折腾了半年,可查无实据,却又舍不得就此草草结案,坚信灶中不烧火,烟囱不冒烟的古理。就那么把老陈挂在半空,让他上不够天,下不踩地干受。这期间不仅他垂涎已久且马上唾手可得的市长宝座上坐上了他的对头,而且局长的位子也换了新人,他不明不白地黯然退居二线,虽俸禄照拿,却赋闲家中无所事事。
原市委组织部长净得渔翁之利,稳稳地坐上了市长的宝座吆五喝六。听人说,那个莹莹就是他的亲外甥女,此事过后,莹莹就远远地调到了外地工作。
老陈的泰山气的抡了闺女一拐棍,骂她白白生长在干部之家,一点都不懂官场里的游戏规则,给人家当了枪,而且在关键时刻兜头扎进了老公的要害,给他的仕途画了个黑乎乎的句号。他拐棍戳的地板嘭嘭响,反反复复只叨唠一句话:“政治斗争,残酷无情呀!”
老陈则像只斗败的公鸡,一天到晚关在家中足不出户。见过他的人说他一下像老了二十岁,背驼了,人也瘦多了。
我开始有点同情这位老同学了,他当市长于我有何不好,至少我可以在人前炫耀一番,晃着大拇哥对人吹牛:市长?那是我老同学,一块下乡的铁哥们!啥事一句话!
可现在,唉……
2007-4-27

共 06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官场斗争的复杂被作者用充满调侃的笔调新手拈来,不加招摇地徐徐道来,读到结尾让人大吃一惊,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人家用一个漂亮的外甥女做饵,加上对陈局长的“贤内助”的深刻把握和了解,把一个呼声很高的市长轻易拿下,当代中国官场的汹涌暗流,明枪暗箭,险恶生态环境,跃然纸上,力透纸背。【编辑:耕天耘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710210027】
1 楼 文友: 2009-07-29 20:5 :44 呵呵~ 江山谁指点
2 楼 文友: 2009-07-29 21:24:04 读好文如对挚友,痛快淋漓。
 楼 文友: 2009-07- 0 09:05:10 喜欢这样的文,淋淳畅快!
4 楼 文友: 2009-08-02 18:10: 1 真是可怕,居然有这样的明争暗斗,看来咱们不但经历不成,怕是连听也很少听到这样的可怕[官场!一切皆有可能,在作者的笔下,我读到了生活的另一面。
欣赏这样的风格和语言。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5 楼 文友: 2015-0 - 1 18:51:02 官场污浊,无奇不有。
笔锋,似乎刻薄了一些。弄文字,即使讽刺挖苦也应当讲点笔德,是不?孩子胃胀不消化吃什么
小孩脾虚吃什么药
小孩老是流鼻血怎么回事
内裤型成人拉拉裤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