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纨绔神王 第八十二章 关雎

2020/02/15 来源:金昌信息港

导读

纨绔神王 第八十二章 关雎只见苍雕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大,到,竟然一道白色闪电似的划过长天,苍雕晋级了。苍雕晋级到了四级灵兽顶峰,

纨绔神王 第八十二章 关雎

只见苍雕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大,到,竟然一道白色闪电似的划过长天,苍雕晋级了。

苍雕晋级到了四级灵兽顶峰,相当于人类的武皇大园满顶峰。

只差一步,苍雕就可以晋级到五级,相当于人类的武帝。

晋级后的苍雕朝前一跃,来到了周杰轮的身前,将它那大大的雕头挨着周杰轮的脑袋,十分亲密。

李敖瞪大眼看着眼前的情景。

被认为晋级无望,只有三年寿命、只能等死的苍雕,竟然枯本逢春,晋级了

晋级后的苍雕又有了两百年的寿命!

并且有了晋级五级灵兽的可能。

奇怪的是,晋级后的苍雕却去亲抱周杰轮。

难道苍雕晋级的原因是周杰轮?

想到这里,李敖眼前一亮,自己难道碰上了机缘。

李敖的想法没完,但被人打断了。

场中出现了五个武皇。

他们是被苍雕晋级的气势引来的。

过来看后,果然是苍雕晋级了。

而且苍雕还抱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男孩。

领头的院长,忙将李敖拉到一边,寻问是什么回事。

李敖一五一十地将情况说了出来。

“雕兄是怎么回事晋级的?”副院长问。

“我也不知道。哦!好象我们下雕后,周杰轮去抱着雕叔的脖子告别,应该是向雕叔口中放了什么东西,然后,雕叔就晋级了。”李敖极力回忆当时的情景。

“他就是周杰轮?”院长问。

“是啊!就是你让我去接的蕲国靠山王府的周杰轮。”

五个武皇相互交换了眼色:看来这个仙人弟子名不虚传。

这时,与苍雕告别后的周杰轮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李敖上前拉住周杰轮:“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院长……”

周杰轮一一向五位武皇行礼。

院长看了看周杰轮:“武灵高阶,只能进乙级红班。如果你想进甲级班,我们可以答应你。”

周杰轮再次行礼:“谢谢院长的抬爱,我还是去乙级班。”

“好,我带你去乙级红班。”

周杰轮急忙说道:“院长,我想进乙级黄班。”

院长看了看李敖,又看了看周杰轮:“原来你们的地下工作已经开始了?那好吧,就去乙级黄班。”

院长带着李敖和周杰轮来到了教学楼的乙级黄班。

此时,乙级黄班正在上文课。

见到院长过来,全班起立。

院长来到了讲台上:“今天过来有两件事。”

所有的学员都盯着院长,等他的后话。

“件事:从现在开始,李敖老师被任命为乙级黄班的主任老师。”院长向李敖招手。

李敖来到台上,向大家行礼后:“未来的日子,我将陪着你们在武学的路上前行……”

一阵热烈的掌声回应着李敖的就职演说。

院长又招手将周杰轮招到台上:“第二件事:你们将在今天多了一个新同学。”

周杰轮向着大家行礼:“同学们好!我是新来的学生,我叫周杰轮,来自于蕲国。”

台下一阵议论声:“蕲国,一个小国。”

“这样小国的人怎么会进入了西安学院?”

“肯定是走后门进来的。”

“乡巴佬!”

嘈杂的声音,特别刺耳,周杰轮皱起了眉头。

看到周杰轮的表情,那些人更开心。

“喂,乡巴佬,知道诗经吗?”

“他只会知道月经。”

“他肯定不知道,只有我们大唐的人才才会知道诗经。”

周杰轮回头看了看黑板,黑板上正有一首古诗。

只是在周杰轮的眼中,这些古诗都是东拼西凑、残缺不全。

“请问老师,这就是诗经?”周杰轮问文课老师。

文课老师爱理不理地说:“正是,是不是你从没见过如此精彩内容的古诗?”

文课老师的话,让周杰轮十分反感。

周杰轮随口道:“的确,我从未见过如此神经的古诗。”

文课老师厉声道:“住口!无耻小儿。”

课堂内响起了跟风声:“住口!乡巴佬。”

周杰轮不惧地说:“这样的古诗也拿出来教人,真的不知老师的满腹经纶是否是满腹不纶。”

文课老师气得胡子直颤:“小子,竟然指责我起来,看样子你是大才。那我们赌上一赌。”

“赌什么?”周杰轮问。

文课老师气急败坏的说:“你可以写一首古诗,与我的古诗相比,校长等老师评价,看谁高谁低。如果你的诗比我好,我马上辞职离开武院,如果我的诗比你好,那么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西安武院不欢迎你。”

院长见情况激烈,便出来打园房说:“你是老师,怎能同学生比诗文。毕竟你多读了五十多年的书。”

文课老师坚持说:“他认为我的文课水平低,而我也不想教他这样的学生。所以是非比不可。”

李敖看向周杰轮,周杰轮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担心。

周杰轮笑了笑,暗示请李敖放心。

然后,周杰轮对院长行礼道:“学生献丑了!”

说完后,周杰轮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

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全场的人都被这首诗而惊住,好诗啊!

有人赞美,有人脸红,有人气愤。

赞美、脸红、气愤于这诗竟然出自乡巴佬之手。

周杰轮写完后,客气的对文课老师说:“这文怎样?”

文课老师本想回答“太差了”,但看着黑板上那他怎样也写不出的古诗,红着脸,低下了头。

这时,下面有人喊道:“谁知你在哪里抄来的?”

周杰轮掏出一万两的银票:“谁能拿出原本,证明是我抄袭别人的诗文,那这一万两银就是他的。”

但无认众人如何想破脑袋,也指不出原文,证明不了周杰轮抄袭。

于是,不甘认输的他们便胡说乱扯起来:“恐怕你也是乱写的,不然我们怎么也看不懂。”

“你看不懂,是因为你的水平太高了。”

说完,周杰轮又用白话文将古诗表现在黑板上。

关关和鸣的雎鸠,相伴在河中的小洲。

那美丽贤淑的女子,是君子的好配偶。

参差不齐的荇菜,从左到右去捞它。

那美丽贤淑的女子,醒来睡去都想追求她。

追求却没法得到,黑夜便总思念她。

长长的思念哟,叫人翻来覆去难睡下。

参差不齐的荇菜,从左到右去采它。

那美丽贤淑的女子,奏起琴瑟来亲近她。

参差不齐的荇菜,从左到右去拔它。

那美丽贤淑的女子,敲起钟鼓来取悦她。

周杰轮的白话注释写完后,全场一齐赞好。

而那个之前被周杰轮说他水平太高的学生,这时候,将脑袋躲进了裤裆中。

院长这时笑着说:“看来,我有必要再次介绍一下。周杰轮,蕲国人,按说大家应该很熟悉他,因为你们很多人都藏有他的作品。”

“不可能,他算老几啊?”人群中有人道。

院长不理会声,继续说道:“他有一个外号:叫做二人才。”

“啊!”高低不平的尖叫声在教室里响起。

“原来他就是那个装逼货!难怪文课老师会输给他。”

“装逼装到了西安武院来了,这不是欺负人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