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乾坤召唤 第四章 说服

2020/02/15 来源:金昌信息港

导读

乾坤召唤 第四章 说服一夜时间眨眼而过,一大早胖子便告别离开,说是去拉拢拉拢以前的朋友,人多好办事。张浩倒觉得没什么必要,不过也没

乾坤召唤 第四章 说服

一夜时间眨眼而过,一大早胖子便告别离开,说是去拉拢拉拢以前的朋友,人多好办事。

张浩倒觉得没什么必要,不过也没有阻止。能够在不足二十岁的年纪达到了地合境界,他的悟xìng不得不说十分强悍,同样,这也代表着脑子非常灵光。他明白胖子的意思,即便带来的那些人没什么帮助,以后却需要他们帮衬,来维护地盘,毕竟这些人都是熟手。

清晨,张浩一个人站在露天天台上,肩膀与脚平行,一呼一吸之间颇有规律。这样的动作已持续一个多小时。当空中的缕阳光照shè下来,张浩动了,一套经过他师傅改良,融入其成名绝招偷桃拳的地极拳如行云流水般随着双手的挥舞随之打出。

脚步一转,双手一推,一股股肉眼可见的气流十分乖巧的围绕在张浩的双手之上,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轻柔完美的线条。

如果有眼力高的人在场,此刻肯定能够看出,张浩周边缠绕的气流已经颇为凝实,如果这些气流可以彻底凝出形态,那么张浩便会踏入地合三层的境界,化虚为态,实力将会倍增。而这第三层正是地合阶段的一个分水岭,如果能够突破,那么四层延展经脉和五层的丹田气劲转化将会轻松许多。

地合三层这一境界困死了无数武者,许多人都无法找到‘气’与自身功法之间的那个共鸣点,从此一困瓶颈数十年。而张浩晋升地合二层已经三年有余,同样到了这个关口。

一遍。。。二遍。。。十遍。。。

当打完第二十遍地极拳,张浩收掌站立,深深呼出一口略显浑浊的气体,其周边缠绕的淡淡气流暗旋几圈,进入身体。

喃喃自语一番,张浩望着自己的手掌,道:“只是这地合三层的境界已经困住我三年有余,如果突破不了这一层,力劲无法转换成形态,经脉无法冲击的更为宽阔,实力也只能就此止步。”

略微感叹一声,张浩缓缓将心境平复下去,重新平静下来。武者忌讳的便是急躁,其实许多筋骨卓越的人全都因为在修炼过程中急于求成,导致心魔诞生,才困死在某一个境界,永远无法突破,终早早断送修炼一途。所以,对于武者来说,无论何时都保持顺其自然,不骄不躁的心态才主要。这是师傅禅乾从小一直所教导的道理。

伸手摸了摸腹部丹田位置,张浩奇特道:“如果要是拼命的话,用出那招杀手锏,想必实力还能再提高一个层次再或者可以跟初入天玄境界的高手交上两招?”

回忆起那一招可能带来的后果,张浩后背一阵发麻。当下他微微闭上眼睛,将心神沉下,丹田内一股股气流窜出,顺着经脉开始运转。运行数个小周天才缓缓停下。

心神内视,感受着那丝毫没有变化的经脉,张浩苦笑一声。虽然清楚,只要没有突破地合三层境界,气劲不能凝成形态,就是洗涤千百次,经脉也不会拓宽。但他却是做了三年多。因为禅乾教诲,气劲需通过经脉发出威力,无论境界突破与否,以气劲温润经脉即使不能增长实力,不过却是可以保证经脉顺畅,保证出手时,能够发挥出劲气的威力。

一道肉眼可辨的气流在张浩手掌猛然一震之间瞬间窜出,结结实实的打在面前不远处的水泥墙上,一个约寸深的洞即刻出现。

……

见张浩摇了摇头,其师傅禅乾脸sè严肃的道:“原因很简单,因为老夫这套偷桃拳根本就没招!换句话说,根本没有破解之法。拳法随心所yù,无形无相。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那便是无论对手如何出招,目标只有一个,只有那一个点,将所有力量集中于一点爆发出来,做到一击毙命,当然这个点可以是很多,不一定是下体。”

……

还记得当初禅乾要将这一绝招融入自己所修桌意拳中的一幕,回味着当时那番话,张浩目光闪烁:若是达到师傅所说的那个境界,刚才自己所发出的劲气应该更为集中,能够直接贯穿这面墙壁!

整理了一下思绪,张浩却并不心急,武学境界并不是一刻两刻就能够悟透的,而一旦将这一点彻底领悟,那么他就很可能达到天玄境界,这一步,还很远。

略微收拾一下昨晚胖子和自己的床铺,张浩匆匆忙忙的下楼,结束清晨两个时辰的锻炼。

……

闻声,张浩轻轻应着,走出屋门。

今天,张浩并不像往常那般顺着街区翻着一个个垃圾桶,从其中找到有价值的废品。在走出屋门之后,他便直接朝着城西行去。

大婶伸出手指向前方大约二十米的一栋民居,道:“往前走,那栋民居就是。”

心中微微琢磨着,张浩顺手在地上抓把泥土,均匀涂抹在脸上,弄出个大花脸,道:“别怕胖哥,我有办法说服他们。”

见张浩一定坚持,胖子狠狠咬牙,道:>

两人顺着楼道走上三楼,胖子定了定神,伸手敲门。

进门之后,张浩却发现这屋内有着四位汉子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

本想着胖子会来个简单的介绍,不过眼角余光瞥见对方满脸献媚,一副憨傻的模样,张浩不禁翻个白眼,一看就知道这胖子估计以前在帮会里的地位不怎么高。

打量一圈面前几人,张浩朝着屋内的几名汉子抱拳道:“小弟张浩,见过各位大哥。”

闻言,端坐于沙发中间的汉子,满脸狠厉,右边脸颊从眉角延伸到嘴角有着一处深深刀疤的汉子,此时他身子微微后靠,眯着眼盯着着面前这所谓的高手。其上半身短袖上随处可见破洞,下半身至膝盖下的裤子烂成条状,与大街上的乞丐并无多大差别。虽然脸上满是尘土,但这位被称为五哥的汉子还是能看出来,面前年轻人的年纪不大,甚至跟那些所谓高手的年纪相比,年轻的有些过分。

骤然,五哥眉头一皱,一巴掌拍在面前的玻璃桌上,起身怒道:“胖子,你若是想找死,我可以马上成全你。你难道感觉找一位小乞丐冒充高手来戏弄我们会很好玩?看在大家以前认识的份上,现在立马给我滚!”

心中略微估计一番,张浩身子没动,手掌一闪,便抓住大汉抽来的手,任其如何挣扎都无动于衷,随即张浩咧嘴一笑,道:“其实我还是有些本事的,另外我不喜欢没礼貌的人。”

话罢,张浩眼中闪出一丝寒芒,右手微微用力,一推一拉之间,被抓住的那名大汉直接如炮弹般被甩出,狠狠撞在门边挨着的墙上。

紧跟着,以大汉砸于墙上为中心,一个如蜘蛛的裂纹即刻蔓延而出,那利索的动作加上此刻噼里啪啦的碎裂之声进入所有人耳中,一股骇然的意味立马升腾而出。

一口鲜血吐出,那汉子捂着心口位置,眼神带出一丝恐慌,目光不可置信的望着那自始至终连脚步都没多动一下的张浩。

尽管现在是炎夏,但对面已经起身的几位汉子不禁觉得背后一阵冷意,当下齐齐抽出一口冷气,脸上满是震惊。一个突破至七级的炼体高手,竟连一丝还手之力都没有?一推便被重创

?就连达到了八级炼体境界的五哥都做不到这一步。这说明对面出手的所谓乞丐是一位达到了人开境界的高手!

五哥与周围余下的其他汉子彼此相顾,感受到三人眼中的惧意,他脸sè立马闪出愤恨之sè,吼道:“刚才胖子上来说明来意,我便有报仇之心。吴云那个畜生丧尽天良,残忍杀害老大,夺去我们的地盘。大家出来混,图什么?就图个义气!老子现在就去跟那畜生拼个你死我活!”

说完这番话,眼看周围的三个汉子仍在发愣,竟根本无动于衷。五哥脸sè一转,大声吼道:“谁他娘也别拦着我!”

这一声如雷鸣般炸响在那三位汉子耳边,当下这三人立马回神,如饿狼扑虎一般连忙抱住五哥,哀声嚎道:‘五哥!三思啊!”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