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民工六年倾囊收养上百只猫

2019-02-03 00:22:23

民工六年倾囊收养上百只猫

李师傅家的“猫孩子们”。余婷婷摄

“猫叔”。黄怡静摄

“猫叔”家的一只病猫。黄怡静摄

防疫、传染病成安全隐患 民间救助机构正名困难重重

在中山学院西门对面的一条隐蔽小巷里,有一间木板搭成的窝棚,里面有50多只品种各样的猫咪,有加菲猫、波斯猫,也有品种不明的野猫。但这里不是宠物店也不是流浪动物救助站,这里只是“猫叔”李师傅的家。六年来,在工厂打工的李师傅先后收养了上百只流浪猫,为养猫倾尽工钱,五六年没回老家。资金不足、动物防疫、绝育等问题成了压在“猫叔”身上的几座大山。

镜头:小巷里的“猫叔”

“猫叔”是湖南常德人,来中山后,先后在横栏、港口等地打工,2008年开始在此安家,六年间,他先后收养了上百只流浪猫。

“这里的猫80%是我抱回来的,还有一些是它们繁衍的后代,也有从其他地方跑过来的,别人不养的也送过来我这里。”“猫叔”称,因不忍心给猫做绝育手术,队伍逐渐壮大起来。

六年间,这些猫就是李师傅的“孩子”,50只猫都有各自的名字,瞎了一只眼的大黄猫叫“芒果”,的白猫叫“白马”,还有亲民的“东北”……每天早上5时多,“猫叔”就起床准备猫粮,中午还从工地抽空回来照顾它们“吃午饭”。

讲述:为养猫惨变“月光族”

“在这里五六年了,我基本没回过家,孩子总抱怨我不回去,可是我放不下这些猫。春节时回家,因为心里一直挂记着这些猫,匆忙就返程了。”“猫叔”说,他一个月的收入基本都花在这些猫咪身上,“猫的伙食费每月要五六百元,再加上有些猫的医药费,一个月的工钱就所剩无多了。”

除了“猫粮”的负担之外,猫叔更担心的是动物防疫及猫生病的问题。现场看到,猫群中有不少猫患有皮肤病,一只名叫“白马”的猫近神经中枢瘫痪,命悬一线。

“由于卫生知识及财力不足,李师傅的猫很多患有传染病,且猫群大多没有注射疫苗,对于李师傅本人及附近的居民而言,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启善爱护动物中心的管理员小黎建议,“李师傅能寻找专业的救助机构,寄养部分猫。”

困境:人财不足、身份尴尬

一位民工收容上百只流浪猫,有市民不禁质疑,流浪猫狗救助难道只能靠个人的善心?据了解,目前,流浪猫狗的救助工作主要依靠少量的个人收养及部分民间的公益组织,这些动物救助组织也面临着人手和财力均严重不足以及身份尴尬的问题。

“中山目前至少有三家流浪猫狗救助组织,全是动物爱护者自发组织的,主要靠社会捐助等勉强维持。”小黎告诉,该中心前身是2008年成立的“小动物救助协会”,2010年曾因人手不足、资金匮乏险遭解散。如今,中心管理员只有10余人,其中有多位需做其他工作来维持生计。

除此之外,社会组织的身份尴尬也成了一个阻碍。小黎表示,中山不少动物保护人士都希望能尝试建立“民办公助”的流浪动物救助基地,而六年来,他们依然没有获得合法的名分。他们找了很多部门,得到回应是,此前没有类似救助协会的申请,需要再审批。

回应:流浪猫狗防疫难

农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在中山流浪猫狗的救助及收容工作确实主要由民间组织及少量个人在承担,政府目前并未出台相关扶持措施。依据宠物防疫的相关规定,宠物需到相关防疫站登记并注射狂犬病疫苗,对于李师傅的收养行为,他认为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但是流浪猫狗的防疫,我们也很难做到面面俱到。”

据悉,中山每年3月、4月会在指定的防疫站对宠物进行集中免疫,免费注射疫苗。

宁津县蒙古熟羊肉
尼龙导轨
气浮机厂家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