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迷雾即使散尽裸露在阳光下的山西煤企能否经得住考验

2018-10-13 10:33:56

北极星火力发电网讯:山西煤炭企业集体遇到的难题让山西省政府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为此,山西省政府不惜为煤企组局,“站台服务”。

7月13日上午,在金融街威斯汀酒店内,来自山西省七大国有煤企和两大民企的“一把手”齐聚一堂。他们唯一的任务是向数百位来自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的代表“求救”。

这是一场由山西省政府主导的“路演”活动,带队的是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煤炭产业仍然是山西人安身立命的根本,现在这个‘根本’遇到了困难,我们不能置之不管”。王一新说。

王一新道出了山西煤企遇到的困境——资金承压。在头一天晚上的吹风会上,王一新直言,这次组织煤企路演,是希望优质煤企的存量贷款能得到正常接续,发行的债券能够得到积极的认购。

时间若倒回到几年前,路演会上的角色或许应该互换。一位参加这次路演的金融机构人士称,以前煤炭行业好的时候,都是金融机构求着煤企。“那时候是争夺煤企客户,现在我们都躲着它们。”上述人士称。

产能过剩、煤炭价格的持续低迷等因素让山西煤企头上“乌云密布”。尽管中央在出台去过剩产能方面的政策时强调金融机构要“有保有压”,但更多的银行选择的“压”而非“保”。

王一新将这种状况归结于金融机构“看不清”山西煤企,尤其是优质煤企。他希望通过这次路演活动能够拨开笼罩在煤企头上的迷雾,重获金融机构的青睐。

煤企“新困境”

在7月12日晚上的吹风会上,王一新邀请参会的媒体“上座”,而出席这次会议的七大山西国有煤企董事长则坐在下面。

这样的场景并不多见。

山西省属七大煤炭集团包括同煤集团、山西焦煤、晋能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山煤集团;两大民企分别是永泰能源和美锦能源。

从2002-2012年,煤炭价格持续上涨使得山西煤企迎来了“黄金十年”。但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煤炭价格开始急速下跌,山西煤企首次集体感到“寒冬”来临。

导致煤炭价格下跌的直接原因是产能过剩。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当年的通报称,2012年末,煤炭企业存煤8500万吨,同比增加3120万吨,增长了58%。

产能过剩+煤价下跌,煤炭行业开始陷入困境。中国煤炭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1月,全国90家大型煤企的利润减少了500亿元,同比下降91%,整体行业的亏损面已经达到了95%。

“由于经济增速下滑,需求降低,加上环保方面对碳排放的重视一下子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煤炭这个昨日人们心目中的‘黑骏马’一下子沦落为‘丑小鸭’。”王一新说。

但业绩亏损或许仅是山西煤企遭遇困境的开始。“黄金十年”时期内,山西煤炭行业“国进民退”之风盛行,在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的源源不断贷款的支持下,国有煤企不断兼并着民营煤矿,在壮大的同时,也为如今埋下了“隐患”。

最直接的“隐患”是,山西大型煤企的负债率居高不下。根据当天七大煤企公布的数据显示,山西焦煤集团、晋煤集团、晋能集团、潞安集团、山煤集团、阳煤集团的负债率分别为78.8%、82.5%,77.33%、66.92%、53.81%、74.2%。

截至2015年底,上述七家国有煤企的负债总额为11855亿元,接近山西省2015年GDP总额12803亿元。这让业内对山西煤企的偿债能力产生怀疑。

对此,王一新的解释是,上述煤企的资产被严重低估。“2006年以前国企拿到煤矿的时候是没要钱的,后来拿的价格也就每吨几毛钱成本。”王一新说,“即使是今天这个市场价格,煤炭行业也应该是盈利能力很稳健的行业。”

与此同时,王一新也指出,“如果一个煤炭企业现在不能盈利,一定是它背负了不该背负的成本。例如,人多、办社会、历史包袱重、管理落后等。”

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局长张安顺则在此次推介会上表示,目前,山西七大国有煤企资信状况良好,从未发生一笔不良贷款。

对此,一位专门从事债券行业的人士告诉本刊,债券违约是很严重的问题,企业轻易不会违约,而作为当地经济支柱的国企,当地政府想办法也不会让它们违约。

“大不了发新债,补旧债,但一旦新债发的不顺利,没有机构认购就会很麻烦,资金问题就很快就暴露出来了。”上述债券业人士称。

2014年7月16日,山西企业华通路桥曾公告该公司于当年7月23日到期的一年期短期融资券--13华通路桥CP001CN041365009=CFXS本息兑付面临不确定性。

若该短融无法兑付,将成中国首单本金违约的债券。此后,华通路桥在山西省政府的“帮助”下最终避免债务违约。“华通路桥差点打响了山西企业债务风险的第一枪。但最终在山西省政府帮助下,按期还债。”王一新说。

尽管山西煤企从未发生过债务违约情况,但煤炭行业的糟糕境况让银行等金融机构望而却步,银行抽贷、压贷现象时有发生。王一新称,在山西,的确也出现了金融机构抽贷压贷现象,但这只是局部出现。

除了贷款问题外,山西煤企遇到的另外一大难题是发债难题。由于行业和企业经营状况差,山西煤企发行的债券遇上了无人认购或者成本过高等问题。

上述债券从业人士称,在当前的状况下,山西煤企想发债,背后必然是有当地政府来兜底,其发债的成本也会非常高。

5月初,晋煤集团发行的五年期10亿元公司债“16晋煤债01”,发行票面利率高达6.8%,远高于同类5年期AAA级企业债3.68%的二级市场收益率曲线,甚至较评级低出四档的AA-级企业债还仍高出近30个基点。

能否拨开迷雾?

“金融界对煤炭产业出现了几种态度。一种态度是,既然我看不清你,我就远离你,抽贷压贷;减少规模,上收权限,煤炭企业发债一概不买。第二种态度,照顾到国家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照顾到地方政府的面子,照顾到企业过去的交情,不压也不新增,继续保持存量规模不变。只有少数投资者认识到,当下正是进入优质煤炭企业的重大机会。”王一新说。

山西煤企集体遇到的难题让山西省政府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为此,山西省政府不惜为煤企组局,“站台服务“。

王一新在推介会上称,“山西煤炭企业中任何一家要单独撑起这样一个大场子有一定难度,而政府出面有利于整合各方资源,更重要的是,为企业站台服务是我们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推介会后,金融机构会与山西煤企进行何种合作不得而知。但在此之前,山西省政府针对山西省煤炭行业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

今年4月25日,山西省发布《山西省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提出五年内退出产能1亿吨,积极推进同煤集团、晋能集团等改革试点。

《意见》提出,要按照依法淘汰关闭一批、重组整合一批、减量置换退出一批、依规核减一批、搁置延缓开采或通过市场机制淘汰一批的要求,实现煤炭过剩产能有序退出。

山西省煤炭厅副厅长胡万升在推介会上称,山西省将在今年率先推出2000万吨落后产能,计划在2020年前退出1亿吨以上,未来煤炭产量控制在10亿吨以内。矿井数量由1079座,减少到900座左右。期间原则上停止核准新建煤矿项目,停止审批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不再进行煤矿生产能力核增项目审批。

“山西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了32条细则,在去产能方面, 6月份当月同比减了3000万吨,到今天比去年同期减了7100万吨。”王一新接受采访时说。

按照山西省政府的规划,到2020年,将对国企办社会职能彻底分离。山西晋煤集团董事长贺天才称,通过分离办社会,晋煤集团每年可减少支出7.5亿元。同煤集团在分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的计划是,到“十三五”末全部分离,每年可减少费用补贴40亿元。

除了在去产能和分离企业办社会只能外,在王一新的主导下,山西省政府也在积极为七大煤企融资“尽心尽力”。

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局长张安顺在推介会上介绍称,2016年一季度末,七大煤企全口径融资总量7255亿元,占全省各类融资的21%。七大煤企贷款余额4400亿元,占融资总量的60%和全省各项贷款的23%。

“其中,中长期贷款占比55%,比年初上升7个百分点;银行表外业务、理财、信托和资管计划,为七大煤企融资800多亿元。” 张安顺称。

除此之外,不完全统计,七大煤企直接融资2065亿元,其中73%的直融资金来源于省内银行。一季度,银行承销七大煤企各类直接融资债券800亿元,持有债券增加500多亿元,同比多增130亿元。

而对存量贷款,山西省为七大煤企累计办理转贷、续贷554亿元,贷款展期26亿元。一季度对焦煤、晋能、潞安等煤炭集团累计新增授信145亿元、贷款201亿元、表外业务146亿元。

按照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等机构关于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的意见要求,山西银监局研究已经出台《关于银行业支持省属煤炭集团化解过剩产能、加快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引导全省银行业不抽贷断贷,创新信贷产品,支持煤炭去产能与分流人员就业创业。

不过,仅靠山西省内的金融机构的支持并不足以解决山西七大国有煤企的万亿债务。王一新希望此次路演之后达到两个目的,一是优质煤企的存量贷款能得到正常接续;二是发行的债券能得到积极的认购。

“因各方原因,资本市场对煤炭行业的看法是雾里看花,看不清楚,因而产生各种反应。投资人可以雾里看花,但煤炭企业耗不起。”王一新说。王一新希望,通过这次路演,能够拨开迷雾。

但迷雾即使散尽,裸露在阳光下的山西煤企能否经得住考验?

热镀锌角钢40*40*4
天宁自由度图片
插头图片
热镀锌角钢 50*5
天宁自由度效果图-日照
无锡电线
热镀锌角码
天宁自由度基本信息
KT离心风机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