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晓荷暖大话西游终结篇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金昌信息港

导读

1.  江流儿很疑惑寺庙里的僧人为何对他都不闻不问,但对于僧人如此冷淡的态度他也不会前去质问。他出身贫寒,顺江漂流到陈家村,幸得寺庙里老和尚

1.  江流儿很疑惑寺庙里的僧人为何对他都不闻不问,但对于僧人如此冷淡的态度他也不会前去质问。他出身贫寒,顺江漂流到陈家村,幸得寺庙里老和尚的收养,并教他读书识字。但自从老和尚圆寂之后,没有人再与他做朋友,他也只想尽快逃脱这里。  某一日,寺庙里来了一位来自西域的高僧前来讲座,所有人都去了佛堂,江流儿也去了那里,衣着破烂的坐在角落里。  高僧说:“你们之中有谁知道佛为何物?”  玄空说:“佛为水,可度化世间一切疾苦!”  江流儿听罢只觉得很可笑,便哈哈大笑起来。所有人都看向角落里的江流儿,高僧质问他:“佛堂乃清静之地,你为何如此放肆?”  江流儿站起身,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头说:“方才听到可笑之处,所以才会大笑。”  高僧问:“何为可笑之处?”  江流儿:“佛为水,可度化世间一切疾苦。若佛真的可以度化世间一切疾苦,为何我总会想起那年冬天我漂流在江里?”  高僧说:“因为你还未被度化!因为你还没成佛!”  江流儿问道:“如何才能成佛?”  “一心向佛,定能成佛。”  江流儿反问道:“那敢问高僧,何为佛?”  高僧抬头,看见了佛堂外的树木正在掉叶子:“秋分,叶子坠落是佛。冬至,寒风凛冽是佛。这世间,一切皆是佛。”  江流儿又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你既已知道佛为何物,又问我作甚?!”  高僧不知该如何做答,脸色铁青。  玄空质问江流儿:“那你倒是说说佛为何物?”  “佛为废物!”  “大胆!”玄空道:“佛乃万物之灵,教化世人之本。”  “教化世人之本?!他在哪里?”  “佛自在心中!”  “佛在心中,你将他说出来做什么?”  玄空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作答。  高僧顿了顿,说:“你叫什么名字?”  “江流儿!”  “可有讲究?”  “顺江漂流而来的一个人儿,故名江流儿。”  “为何没有法号?”  “为何要有法号?”  “用来与其他僧众区分。”  “同为僧众,同为人,为何要区分?”  高僧面露不悦,道:“看来这位高僧道行不浅,我且来会会你。如何是明?”  江流儿面不改色:“理为明。”  “何解?”  “明事理。”  “何为空?”  江流儿低头不语。  玄空轻蔑的笑了笑:“怎么,回答不上来了吗?”  高僧微微一笑,“不!他已经回答了。”  江流儿在辩论会上打败了西域的高僧,这件事在这间小小的寺庙里是不允许的。所有人都在修行,想要得道成佛,又有几人真的懂得何为佛。江流儿也想离开这座寺庙,去寻求真正的真理。  高僧离开时,问他:“你想要追寻的是什么?”  “自由。”  高僧说:“如何你才会觉得自由?”  江流儿抬头看着昏暗的天说:“我想要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也无所忌惮,我想要做我自己喜欢的事,任何人都不能阻止。”  “你可曾有喜欢做的事?”  江流儿从小生活在寺庙里,根本不明白什么是人世,更不明白在人世间想要的自由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所要付出的代价,往往都是一个人一直坚持着的东西。  江流儿无法回答他,只是笑笑。  高僧转身离开时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让江流儿下定了决心要离开寺庙,去往西天。他说:“世间万物皆是空,世间万物都归于空。人在人世,又不在人世,又怎么会明白人世?”  那天夜里,江流儿简单的收拾了衣物,待到黎明的声鸡叫便离开寺庙。而也是那一天夜里,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他神通广大,天下。  2.  五百年前,天宫。  孙悟空看着呆在蟠桃园门前的紫霞仙子,她正在呆望着西边的云彩。已经三炷香的时间了,她并未有一刻偏移过视线。孙悟空不知道紫霞心里在想什么,他是一个猴急的猴子,心里藏不住问题,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仙子所看何物?”  紫霞淡淡的说道:“西边的晚霞。”  孙悟空莫名的问道:“西边的云彩有什么好看的,就只是紫一片青一片的。”  “那边有一个我想念的人。”  孙悟空一个翻身来到了一棵蟠桃树上,懒懒地躺在树枝上,摘下一颗桃子咬下一口,说道:“我就没有什么可以想念的人,花果山已经是过去喽!”  紫霞淡然道:“你有没有想念的人与我何干?”  “我只是想要说与你听而已,来天宫这么久一个朋友都没有。”  “你不是齐天大圣吗?你怎么可能没有朋友?”  孙悟空又咬下一口蟠桃,扔掉了手里的桃子说:“他们只是怕我,打不过我。他们对我恭恭敬敬有说有笑,是害怕我生气一棒把他们打到天上去。哦,不是,是打到地府去。”  紫霞看着他说:“我也没有朋友,只有一个姐姐,在西边的晚霞里,被如来收服带走了。”  “如来是谁?很厉害吗?”  “他是西天佛祖,佛法无边。”  “有那么厉害吗?吹牛吧!”  “完全没有,他真的佛法无边!”  孙悟空不屑地说道:“他倘若真的佛法无边,我如此对他不敬,他又为何没有作为?!”  “……”  紫霞并不想与这个毛脸的猴子计较,因为所有人都告诉她不要接近孙悟空,他是妖猴,是为神界所不齿的。他曾因为不满三界玉帝做主,擅自杀害几万天兵神仙,罪大恶极。  孙悟空自顾自说道:“当年我齐天大圣大闹天宫时,怎么不见他如来前来?他若来,我定打得他七窍生烟!”  紫霞冷笑一声道:“不是不来,是时候未到!”  “你为何不去西天寻找你的姐姐?”  紫霞叹息说:“不是你认为可以去就可以去的。这世界有太多事都是你无能为力的。”  “比如说呢?”  “比如生老病死,比如悲欢离合。”  孙悟空想起自己出生后,看着年老的猴子死去,看着年轻的猴子抢年老的猴子食物吃,他受够了这种无可奈何的日子,才选择了跋山涉水地去学艺不老的法术。他一个筋斗来到门口,看着东边花果山的方向说:“你知道那边是哪里吗?”  紫霞说:“不知道。”  “那里是花果山,是我出生的地方。以前每天我看着猴儿们渐渐老去,的确是无可奈何。所以我选择了学习不老之术,而且在地府勾去了灵长类的名字,给了他们长生不老的能力。所以,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是无可奈何的,关键是要看你怎么做。”  “那我要怎么做?”  “这就要看你怎么想了。我只知道,我孙悟空想要做什么事,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我。大山阻拦我,我就翻过大山;大海阻拦我,我就越过大海;妖魔阻拦我,我就杀了妖魔;神灵阻拦我,我就杀了神灵!”  紫霞若有所思,问道:“那你是什么?他们都说你是妖魔!”  “妖魔和神灵有什么特别的分别吗?只不过一个位列仙班,一个闲云野鹤而已。我是谁?我就是我,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紫霞看着他将金箍棒杵在地上,整个蟠桃园也为之一振,此刻的他精神奕奕,仿若一个英雄。  3.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孙悟空呆在蟠桃园里无所事事。出奇的是所有人都不见了踪影,他要找点乐趣却找不到。不过还好,还有紫霞仙子一直在门口看晚霞。  孙悟空说:“为何所有人都不见了踪影?是怕我打他们吗?”  紫霞说:“为什么你总是在意他们的想法啊?你管他们做甚?”  孙悟空道:“我并不会在意他们,我在意的是你们会不会把我齐天大圣放在眼里。”  “放在眼里又如何?不放在眼里又如何?有区别吗?”  “没区别吗?”  “没区别吗?!当然没有。你生来是你,你死去也是你,没有人会陪你到。”  “我怎么会死?我是不死之身。”  紫霞无奈的看了看他,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懂她说什么呢?为什么没有人懂得那些道理呢?在她位列仙班、抛弃姐姐,姐姐被如来带走之后,她就明白了原来自己想要的并不是自己需要的。她想要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她不想自己的悲剧发生在别人的身上。可是眼前这个毛脸的猴子,他没有心,没有存放美好与丑陋的心,他有的只是战无不胜的思想,他只想要所有人都认可他无所不能的能力。这是何等的悲哀?!  “其他人到底去了哪里呢?”孙悟空喃喃自语道:“有什么好玩的事吗?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齐天大圣?”  紫霞很无奈,孙悟空的名号她早有所闻,她佩服与恐惧那样强悍的实力,又替他的悲哀而感到惋惜。孙悟空面对十万天兵天将,并没有一丝胆寒,可是当他打败除了二郎神之外的所有神,竟然被一个徒有虚名的“弼马温”名号所折服,成了神界默默无闻的一员。而如今,经过一番打闹,从看马的变成了看果园的。  紫霞说:“你是齐天大圣吗?!齐天大圣就是这样整天看果园吗?”  孙悟空并不知道紫霞话里有话,他说:“那么齐天大圣应该做什么?”  “齐天大圣就应该与天齐!你这样算是什么?”  孙悟空不解,道:“我这样有什么错吗?”  “没错。不过作为无所不能的齐天大圣,除了喂马只会吃桃子吗?”  “喂马吃桃有什么不好吗?我倒是觉得好的很,他们来牵马吃桃都得看我的脸色。”  “哈哈哈哈!”紫霞忍不住大笑道:“原来齐天大圣就是这么一个傻X吗?!”  孙悟空大怒:“你什么意思?”  紫霞道:“我的意思是说,你齐天大圣被人骗了。你以为你很帅吗?你不过是王母家里后院的园丁而已,修修花除除草什么的?!”  “你说什么?!”不由分说,金箍棒已经来到手中,直指紫霞的喉咙。  紫霞看着他,并没有一丝的愤怒。她也知道,就算她愤怒不已,也只会被孙悟空一棒打得灰飞烟灭。她淡然道:“王母举行蟠桃大会,宴请三界所有神灵。怎么?她没有请你赫赫有名的齐天大圣吗?”  “蟠桃大会?”孙悟空并没有听过这样的聚会,他说:“每年都有吗?”  “一千年一次,意义重大!”  “如此重大竟然没有请我齐天大圣?!她这是找死!”  紫霞有点后悔了,她无意间激怒了眼前这个天下的猴子,看来三界要生灵涂炭了。不过她又觉得,这样也好,所谓神,就根本不应该存在于尘世间。  孙悟空说:“仙子也没有受到邀请吗?”  紫霞摇摇头。  “那你等我,我去看看,马上回来。等我回来,就带仙子去西天看姐姐。我要让你知道,你想要的,一定要自己夺回来。”  4.  江流儿曾经无意中救过一条鲤鱼,那条鲤鱼离开之后便游去了东海。没有人知道,那条鲤鱼就是东海龙王的儿子,因为触犯天条而不得已离开了东海。而他这次回去,是想要跟父王道别。  他说:“父王,我要离开了,也许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东海龙王眼圈泛红:“孩儿可有去处?”  “我在离开东海之时遇到了一个人,他是东土大唐的一个和尚,叫江流儿。他救过孩儿的性命。他如今想要去云游,这一路妖魔横生,孩儿想去保护他。”  龙王叹息道:“你想去就去吧,为父不会责怪你。只是此次一别也不知何时再见,孩儿一定要万分小心。”  “我会的。”  龙王不舍:“孩儿切记,有任何危险,一定要回来。”  “我知道了父王。”  他离开了龙宫,化作一条鲤鱼在在海里遨游,一边寻找着江流儿一边想象着自己该以怎样的方式与他相处。  五指山下,桃花盛开。  孙悟空已经完全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他只记得前几日观音前来告诫自己,会有一个和尚前来,那个时候她便可以离开五指山,保护和尚西天取经。待取得真经,便会驱除他身上所有的罪责。  孙悟空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罪责,观音只说他对佛不敬,不懂得珍惜。他不明白对佛不敬为何要处罚五百年之久,他只想尽快逃离五指山,永远不再回来。  这几天五指山总是有石块脱落,封印开始变的有些松动。他总是在做噩梦,梦见自己被绑在石柱上被雷电鞭策。旁边的人看着他哈哈大笑,更有甚者嘴上念叨:“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让这个猴子嚣张。”  “对对对!这个猴子太嚣张了,想当年十万天兵也奈何不了他!”  “终于该我们扬眉吐气了!”  孙悟空心想:“我有那么讨人厌吗?为什么所有人巴不得我死?不对,还有一个人静静的看着并不说话。”  那个人就是紫霞,梦里的紫霞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他。此时的孙悟空并不认识紫霞是谁,他想不起来她的名字。但他却能想起来那个人说过,她喜欢看西边的云彩,她说那里有一个她想念的人。  一想起这些,他就头疼得厉害,他特别害怕头疼,他怕自己会死掉。他很害怕自己会死掉,那个噩梦是那么真实。不,那不是噩梦,那是回忆。回忆里他受过没有人能承受得起的责罚,也许是上天不忍杀害他或者别的原因,他没死,是上天的恩赐。  他期待那个叫做江流儿的人前来,江流儿会带他离开,指点他要走的路。在这个尘世间,能有一条自己的路走,是多么值得欢愉的事情。 共 1104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吸烟酗酒患不育几率高
昆明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标签